《情切切良宵嘉解语 意绵绵静日彧生香》

-从标题就能看出有多雷的东西,但这个梗还是忍不住玩了
-而且玩得真他妈爽
-两位曹公就放过小人呗

————————

    《情切切良宵嘉解语 意绵绵静日彧生香》

    却说这日郭嘉扒拉了几口午饭,百无聊赖不知往何处去。他本就非安分好静之人,这数月来内外并无战事,他又懒待搅和内政那趟子勾心斗角的浑水,一时竟憋得黄花菜一般,整日蔫头耷脑,面青肌瘦,吓得曹操险些又召百八十个医生给他调治。还好郭祭酒大手一挥:嘉自去骚扰别人便是,不劳司空费心。话虽如此,郭奉孝掰着手指头也找不出几个既能陪他寻花问柳,烂醉如泥,又可大谈文韬武略,天下兴亡的。一个人喝酒,愈喝愈没趣,是故今日小酌了几杯,反倒顶着日头,溜溜达达往尚书台来。
    刚一进门就闻见一股喷鼻的幽香。郭嘉一笑,是了,荀令君这莫说迟到早退,午休这档子事也是没有的。上有荀彧克勤克俭,为百官表率;下有郭嘉花天酒地,为众人兜底。以至那嚼舌的小文吏口中,常传出“嘉不做,彧不休”等语。郭嘉向来不在乎虚名,反倒是荀彧每每眉头紧锁,要把小吏叫过来审训一番。
    只不过今日荀令君许是没了那个心思。郭嘉绕柱穿廊,挑帘一看,只见四下无人,荀彧正端坐在书案后,一手撑在腮边,一手抚着书简,双目似阖非阖,两颊似醺非醺。再靠近些,只觉得鼻息温热,呼气如兰,不仅没了尚书令的排场,连荀文若自己的气势也平白褪去几分。郭嘉暗喜,想来荀彧不至于像他一样滥饮,必是尚书台工作堆积如山,这九天仙人般的荀文若也有不堪征伐的时候。他蹑手蹑脚绕过桌案,一手搭肩凑近荀彧的耳朵。
    “想不到端庄高雅如令君,也架不住这大好日光,‘每日家情思睡昏昏’了。”
    荀彧闻言微张双眼,想是过于疲乏,竟也没恼,反倒伸出手去扯住他面皮,嘴里讥道:“还有力气来烦我,你的女儿痨好了?”
    郭嘉顺势把脸凑上去,笑得谄媚:“文若不说好,我哪敢好。”
    荀彧懒懒松了手,把面前竹简卷起推到一边,又展了卷新的,却仍托着腮:“你只管找元常仲德喝酒去,来烦我做什么。”
    郭嘉后退半步,躬身拱手:“区区不才,愿为令君分忧。”
    荀彧斜乜了他一眼,忍俊不禁,伸手要去推他。郭嘉只觉得他春困的样子竟比平时还可亲百倍,捉了他白净腕子便往鼻尖凑:“文若借我闻闻,这两日喝酒太多,熏不起了。”
    荀彧见状便往回扯,扯了两回不成,拉下脸来:“你只管在外放浪形骸,没人管你,哪根脑筋搭歪了来这里闹。嫌我事不够多么。”
    郭嘉忙松了手又凑上前去:“我看文若一心为公,并无要休息的样子——”荀彧似要开口,他又忙不迭跟上,“——况且这尚书台里少见日光,寒气太重,文若纵不像我一样没病都能憋出病来,毕竟也不如那些一根筋的武将。倘若在此小憩惹上什么病症,司空便不问罪也要徒劳担惊——不如,不如我给文若讲个故事,一来解那案牍之忧,二来醒你疲乏之体,一举两得,双管齐下,文若觉得可好?——哎呀,不用说,这自是再好不过了。”
    荀彧本是佯怒,现在看他自问自答,更是没了脾气,扫了扫四周便点头默许,倚在书案旁的身子又歪了几分。反倒是郭嘉闻言正襟危坐起来,神色肃穆,微摇手指,俨然一位述说乡野传奇的鹤发老人。
    “却说此事年代甚远,时日已无可考,地点倒是代代相传,正是你我故乡,颍川一带。这颍川人杰地灵,豪才辈出,时人皆赞叹不绝。然而外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此地灵脉汇集,清气过剩,以至不但那人物山川,连花草百木,走兽飞禽,也一并通了灵性,七情六欲无不与人相近。友故则潸然欲泣,妻死则五内俱焚,甚至有天赋异禀的,也学起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那一套来,寂寥山野一时竟好不热闹。”
    荀彧原是出于无奈才听他胡扯,此时竟也入神起来。郭嘉自是颇为得意——他自从少时与荀彧相见便只见他老成持重,如此流露天真烂漫之情却是首次,不由得更加摇头晃脑。
    “这山野之中便有一座名山,唤作香山——”
    荀彧“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颍川哪有香山……”
    郭嘉也学他之前的样子拉下脸来,故作愠色:“文若又不是那等任浪游侠儿,成日低头四书,抬头五经,山野逸事,自然不知。却说——却说那香山,水草丰茂,百兽云集,人迹罕至,山顶却有一座庙。这庙不供塑像,不燃香火,连砖瓦颜色也多被雨打风吹去,唯独有一块匾经年累日得以留存。有那识字的走兽认出‘香妃庙’三字,却又有通古的飞禽以为不然:几百年来,哪见有什么香妃?话虽如此,此庙形制古雅,素净清宏,山间百兽多爱往此处聚集。久而久之,便有那多事的说了:人言帝王之所是为庙堂,如今我们有了庙,想来也可以自成朝廷了!”
    荀彧听出他那点尖酸的小心思,低头浅笑,不以为然,只是扯了扯他衣袖,示意不可高声。郭嘉只觉得他动静之间衣香愈发清幽,不由得心旌飘荡。
    “这百兽之中,唯虎最尊,啸踞山林,百兽无可与之敌,乃自封为皇帝。又封那蟒为司徒,豹为太尉,狐为司空,龟为大将军,如此种种,不一而足。每日学人上朝,倒也逍遥快活。却说有一日,瑞雪纷飞,万家灯火,豹太尉掐爪一算谓那虎皇帝道:陛下,此乃人间冬至,是个大节日,你我君臣也应庆贺一番。这虎皇帝虽点头称是,却苦于生肉鲜血,招之即有,母虎成群,夫复何求?还是蟒司徒察言观色,谓皇帝曰:人间近来流行熏香之事,烟雾缭绕,儒雅之极。不如择精干小吏下山劫掠一二,献于陛下,岂不美哉?
    “虎帝抚掌大笑:善哉,善哉!乃取令箭数支,又问蟒司徒曰:共需几何?司徒沉吟半响道:那人间香器,共有五样,一为香篆,二为香囊,三为香枕,四为香炉,五为香令,模样是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想来五兽便足。虎帝昂首,喝到:谁去抢香篆?只见一只鹞鹰扑棱棱飞下:臣去抢香篆。又喝:谁去抢香囊?只见一匹骏马绝尘而来:臣去抢香囊。如是再三,问到香令时,却是一只丰神秀美的梅花鹿。
    “百兽见此,皆哂笑起来。虎帝便问了:爱卿肩不能挑,掌不能提,膂力未及豺狼,蹄速不若良驹,何以当此重任?那鹿神色自若,笑道:汝等皆用蛮力,损人伤己,怎可与我同日而语?我乃太乙真人座下弟子,千般变化,百种神奇,天文地理,无不通晓。待我变作一支香令,藏在那大官怀中,将他家中陈设摆件皆看个仔细,待到无人之时,洗劫一空,岂不事半而功倍?虎帝大喜道:爱卿且变来瞧瞧。只见那鹿口中念诀,一阵青烟,却变作了一个才貌双绝的翩翩佳公子。百兽皆异,问道:卿说变作香令,何以却变了个标致的美人儿?那鹿又笑道:你们只道盛香的是香令,却不知曹司空帐下那位荀彧荀文若,才是真真的香令呢!”
    郭嘉话间眉飞色舞时荀彧便隐约觉得不对,但见他口若悬河兴致高昂,又不忍打断。如今郭嘉一气说完,还未等他反应就先笑趴在案上,乐得上气不接下气。等他心思回转,又羞又恼烧得两颊一片彤云时,郭嘉却又抬起头来捉住他的手腕,摇来晃去,“香令香令”地叫个不停,叫他叹也不是,怒也不是,既不好拉下脸来斥责,又不忍拂袖而去,正在左右为难时忽听得外室有人大步流星而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朗声长笑,绕梁不去,笑的是——
    “哈哈哈,好一位香令,好一位香妃!”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司空府戏言传心事 尚书台春困发幽情》

————————

-为了防止那啥还是说下,两个回目和故事情节都是捏他红楼

-香令作为香器我是没查到,是嘉嘉瞎诌的,另外四种确实存在

-其实“春困发幽情”的梗已经被我强x到开头了,所以是的不会有下一回了我只是想再玩一下回目而已

评论 ( 19 )
热度 ( 55 )
  1. 挂鹿角的不明叶子Warlock飞翔的翔 转载了此文字

© Warlock飞翔的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