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K/现代paro】Amanti nel negozio di fiori

呜哇哇哇是花店老板和探长!My dear florist!

野獸姐贵KSCN:

给 @Warlock飞翔的翔 太太的花店pa,其实早就写完了没时间敲orz,一点点发上来吧ww


这是第一段,总共大概有六千来字的样子,可能会分成三段发吧。


我就一画儿童画的orz文笔不好请见谅




    






见过他吗?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橱窗折射在对面红发的探长脸上,留下一两个明亮的光斑。克拉苏斯将双手交叠着放在膝盖上,盯着那微微晃动的亮点。该死,这个人又走神了。罗宁有些懊恼地晃了晃手中的纸片,想要将店长的注意力拉回来。请问昨天晚上八点半左右,您有在这儿附近见过这个人吗?他努力地再一次彬彬有礼地问道。漂亮的店长一直在看他的脸,还忽略了两三次他的问话,罗宁感到和这个状态外的人根本没办法交流。看在这幅面孔上,再给他一次机会吧。探长对自己说。他轻轻地在收银台上敲了两下。


    “呃,不好意思……”克拉苏斯回过神来。他端详着照片上那张陌生的、凶神恶煞的面庞,努力回忆起来。在他的印象中,他的花店只和两三个安静的顾客有来往,偶尔有一些年轻的情侣,也都和和气气的。他对这个脸色发青的通缉犯丝毫没有印象。


    “真对不住。”他略带歉意地说,“我不记得了。”


    夕阳的余晖柔和了点中花海的轮廓。那些豆绿鹅黄花青殷红交织在一起,随着哒哒的钟声一同在空气里慢慢地流动着。罗宁将照片折好放进前胸的口袋。克拉苏斯正在收拾落在柜台上的叶片,趁着老板低头忙于手头的工作时,罗宁偷偷地打量了一番这位长发过肩的美人。半小时前他冒失地推开孤独的花店的门,古老的铜质风铃唤出了在里间修剪鲜花的店长。他拨开悬在布帘前的薜萝与吊兰轻盈地从房间里走出:在罗宁眼中只有森林中走出一只洁白的牡鹿,与这个世界有着不一样的超凡的气息。花店的空气太甜了吧,探长心想。醉人的花香将他的心思勾向天边,此刻罗宁好像走进了一片一望无际的花田之中,任凭微凉的清风掀起他耳边的碎发,追逐着在桔梗中漫步的白鹿。


    克拉苏斯将叶片扔进篓子里,抬起头,对上了探长直勾勾瞪着自己的目光。他楞了一下,紧接着轻轻地微笑起来。


    “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罗宁一惊,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无礼,忙把视线移开。他立刻原谅了花店老板方才的神游——这样一个傍晚的花店里,无论是夕阳还是花香都足以使人陶醉了。不,没有了,谢谢您的配合,罗宁语无伦次地答道。他怎么能一直盯着他看呢?这也太尴尬了。


    “很抱歉”他说。


    克拉苏斯挑了一下细长的眉毛。“怎么了?”


    “我刚才……走神了”罗宁解释“我不是刻意要盯着你看的。”


    花店的店长发出一阵轻笑。他伸手揽了一下脑后的长发,把束着发丝的缎带解开。闪着银光的飞瀑立即散落在双肩上,波光粼粼,好像在流动。没关系,他说。经常有这样的事。您不必为此道歉,我已经习惯了。他拨开眼前垂下的发绦,将贯穿左眼的疤痕全部暴露在小探长的目光下。那三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在这个温和的男人脸上张牙舞爪地横陈,但却无法让人感到凶狠可怖。“有时候我觉得他们会吓到小孩子……”店长轻轻地说。不不不,罗宁慌乱地说,我不是指这个,我是说……


    我是说你很美,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美到让人出神,让人无端地希冀起了梦幻般的乌托邦,有白鹿出没的仙境。


    银发的男子会意地扬了扬薄薄的嘴唇。行啦,我知道您要说什么了。他笑了笑。您如果乐意的话,我很快就要打烊了,我们不妨去附近喝一杯。


    突如其来的邀请吓了罗宁一跳。也许该责怪火红的夕阳,罗宁觉得自己的脸红得发烫。不必麻烦了,他后退一步,结结巴巴地说,我还要回一趟总部……我,我还没下班呢。小探长落荒而逃,差一点把一盆珍贵的兰花碰翻在地。


    叮叮作响的风铃宣告了不速之客的离去。花店年轻的老板呆呆地望着门口随风摇曳的百合花。不会再有人上门来了。平时花店在这个时间早就挂上了休息中的牌子,克拉苏斯得以从容不迫地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今天,鬼使神差地,他为什么放弃了在工作室里制作压花纸的大好时光,陪着一个一看就很没品的小探长问了一下午没有结果的话?店长掐着手中的叶片,伫立在收银台旁,直到风铃连最细微的摆动都停了下来,才穿过花丛回到帘子后面。


    而当罗宁心神不安地坐在电脑桌前面时,他才意识到,对于像克拉苏斯这样的一个人来说,把自己的伤疤这样赤裸裸地展示给一个初次见面的人看,是一种多么私密而亲昵的友好。


                                                                                                 tbc.

评论
热度 ( 16 )
  1. Warlock飞翔的翔kscn是晴风村的躺椅来着 转载了此文字
    呜哇哇哇是花店老板和探长!My dear florist!

© Warlock飞翔的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