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怎么说?犯傻气是与民同乐的一部分。”
罗宁从案卷堆得看不见人的办公桌后站起身,语气轻快。他精灵样貌的红龙朋友正站在房间中央掐着银线的地毯上,拂落肩膀上的雪花。克拉苏斯披着一件猩红的斗篷,脸色一如既往的苍白,耳朵和鼻尖却红红的。他摘下兜帽和手套,哈着气搓了搓手,然后歪过脑袋饶有兴趣地打量罗宁头上滑稽的尖帽。
“大多数巨龙都不能理解凡人对节日的热衷,”他环视四周,“孩子们呢?”
“孩子们早就睡了——这个点儿连布琳妮的驭风者们都睡了。只有六人议会可悲的法师头子还在为传送门两英寸的增幅批几十英尺的羊皮卷,”罗宁弯腰从桌子底下捞出一瓶酒,“威士忌?”
他取出玻璃杯,倾倒酒液,从空气里捏出晶莹的冰块。克拉苏斯赞赏地点了点头,走到他身边,接过杯子抿了一口。
“不错的藏品,”他舔舔嘴唇,“但我接下来还有很长一段路途要飞。”
罗宁把凑到嘴边的杯子放了下来。
“我还以为你要留宿一晚。”
他银发的挚友没有接话,转过身若有所思地翻看桌上堆积成山的文件,手指滑过泛黄的纸面,苍蓝的墨迹和火红的漆印。
“看来斯加曼德先生还在试图申请额外的兽栏,可怜人,这已经是第三年了。”
“别打岔,你总不会为了一杯酒飞越半片龙骨荒野。”
克拉苏斯回过头,脸颊因炉火和酒精而微微泛红。
“当然不是,”他说,“我只是来看看你。”
年长的法师向前踱了两步,犹豫着吻上他的脸颊。
“大多数巨龙不能理解凡人对节日的热衷,但我是个例外,”他在他耳边低语,“冬幕节快乐,龙之心。”
罗宁眨了眨眼,开口想要说什么。但下一秒屋里的平开窗突然洞开,合页哗啦作响,瘦削的红龙法师和他微凉的吻一起消失在了午夜凛冽的寒风里。他慢腾腾地走过去把窗户关严,销死,然后转头,克拉苏斯只抿了一口的威士忌和他那杯安静地摆在一起。

Fin.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Warlock飞翔的翔 | Powered by LOFTER